最全分析!2020年“杰青”名单:哪些高校出彩?背后恐迎人才 ...

论坛 衍生品 金融     
期权匿名问答   2021-11-25 18:38   165   0
8月11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布了《2020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项目申请人名单》,共有 300 名学者入选,其中男性 270 人,女性 30 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与清华大学均有 15 名学者入选,并列高校第一位;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分别有 14 名学者入选,并列第二;上海交通大学以 12 位学者的数量位列第三;复旦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入选人数进入前十。


一、2020年度国家杰青名单







二、国家杰青含金量有多高?
在科研界,国家“杰青”经常被视为国内除两院院士外最有分量的奖项之一。
国家杰青也常被称为“院士摇篮”,据数据统计,2000年以后当选的60岁以下中科院院士中,获该项目资助者占到68.9%;在目前国家自然科学奖授奖成果中,由获该项目资助者主持或参与的达523项,占比80.6%。
同时,拥有国家“杰青”数量的多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科研实力。
名单分析
今年“杰青”上榜人数依然为300人。据公众号科学网对入选者的学历、性别、专业技术职务及依托单位进行了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1. 300位“杰青”入选者来自124家依托单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清华大学均有15人入选,并列第一;南京大学表现优秀,紧随其后,和北京大学各有14人入选
2.值得关注的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今年无人入选,而去年有6人入选,在依托单位统计中位列第8
3.入选者全部拥有博士学位,且男性占90%
4.专业技术职务方面,今年有5位副教授和1位副研究员入选;前者全部来自清北,后者来自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
5.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除了北航,还有8所今年也无人入选“杰青”,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重庆大学、东北大学、郑州大学、云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新疆大学
分析2020年“杰青”入选者名单,可以发现:
1.从学历上看,今年上榜的300人全部拥有博士学位。
2.从性别上看,男性依旧占据绝对优势,共有270名,占总人数的90%;女性有30名,占10%。
3.从专业技术职务来看,98%的“杰青”入选者拥有正高级专业技术职务,包括189位教授、102位研究员、2位主任医师和1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本年度申请人中,仅有5位副教授和1位副研究员。其中,4位副教授来自清华大学,1位副教授来自北京大学,仅有的1位副研究员来自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


4.从入选者依托单位看,今年的300名“杰青”入选者来自124所机构。其中,共有5所大学入选人数超过10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清华大学均有15人入选,并列第一。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分别入选14人,并列第三。上海交通大学位列第五,入选12人。
并列第六的是浙江大学与复旦大学,均有8人入选。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分别入选7人。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及西安交通大学各有6人入选。
还有4所大学各有5人入选,分别是中国农业大学、天津大学、厦门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
总体上看,今年的“杰青”入选者虽然依旧集中在传统名校及中科院的一些研究所,但相较去年入选人数分布更加均衡,排名靠前的依托单位之间人数差距不大。
今年“杰青”入选者在4人以上(含)的依托单位共有23所,包括20所高校。其中,19所为双一流大学A类建设高校,1所为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华东理工大学。
今年有几所高校表现较为突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有15人入选,与清华大学共登榜首,而去年入选11人,与复旦大学并列第三;南京大学2020年入选人数比2019年多6人;上海交通大学今年入选12人,比2019年多7人。
地方高校中表现突出的有:江苏大学、温州医科大学、广东工业大学、西湖大学、长沙理工大学等,各有1人当选。
同时,也有几所高校今年排名有所下滑:
北京大学今年入选14人,比2019年少8人;复旦大学今年入选8人,比2019年少3人,且排名下降至第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9年入选6人,今年无人入选。
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除了北航,还有8所今年也无人入选“杰青”,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重庆大学、东北大学、郑州大学、云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新疆大学。
2020年各依托单位具体“杰青”入选人数如下:






名单公布后,一场人才之争也开始了
凭借科学精准的定位和公平公正的遴选,杰青基金在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中发挥出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在科技界赢得了良好声誉。
作为“院士摇篮”,尽管它不是头衔,也不是荣誉称号,但许多单位在一些评比、考核中还是把它们作为重要参考指标,将能否获得杰青基金资助与薪酬待遇、资源分配直接挂钩,获得数量的多少也直接影响单位的考核结果。
因此杰青是每一个科研单位的必争人才,这300位新杰青入选者的“原单位”领导会第一时间“恭喜”,提高待遇,晓以利害,以安其心。同时,他们也将成为其他单位的“目标”。
一场“现单位”和“其他单位”角力的暗流正在涌动....
经统计,在2017年以前(含)的3796名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截至2018年5月份有567人的工作单位发生了变化,具体情况如下。
1.按入选年度分布情况


表1、图1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年度分布情况
由于存在时间的累积效应,因此各年度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基本上呈下降趋势,其中1995年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占比最高为27.39%,2005 年入选者中更换单位人数最多为38人。
2. 领域分布情况


表2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领域分布情况
生命科学领域更换单位人数最多,为107人,地球科学领域更换单位人数占比最高达21.01%。
3. 地域分布情况


表3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地域分布情况
在更换单位的人员中,北京流出人数最多,为192人,尽管流入人数也是最多,但相比之下净流出人数仍达29人。
广东和上海净流入人数最多,分别为39人和15人,天津和浙江紧随其后,均为10人。杰青基金获资助者除了在国内流动之外,还有6人到海外工作。
4.单位性质分布情况


表5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所属单位性质分布情况
科研机构净流出人数最多,为189人,高等院校净流入人数最多,为179人。除了在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之间流动外,还有部分人员到企业和政府部门工作。
5. 性别分布情况
3453名男性获资助者中有527人更换单位,占比15.26%。343名女性获资助者有40人更换单位,占比11.66%。
总体来说:
在3796名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占比14.94%,处于相对合理的水平。
这表明杰青基金获资助者在更换单位中整体上呈现出健康、理性的态度,这有利于我国科技人才分布在整体平稳前提下的优化整合。
科研人员可以寻找更适合的研究团队、更融洽的研究氛围、更有力的支持条件,开展深入的创新研究,产出更多成果。
同时,也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带动某一领域的快速发展,在培育优势学科、突破关键技术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从地域方面看,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福建等东南省份杰青基金人数全部呈现净流入态势,流入总数达70人。
相较之下,陕西、四川、甘肃、云南、重庆、贵州、新疆等西部省份全部呈现净流出态势,总数31人;辽宁、吉林、黑龙江等东三省流出人数也有22人。
这表明,高层次人才到经济更发达、支持条件更完备的东南地区工作仍然是目前人才流动的主流趋势,经济、地域优势更容易转换为人才优势。
从工作单位看,在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到高等院校工作的人数远多于到科研机构工作的人数。可能的原因在于,高等院校在条件支撑、科研平台、人员配备等方面能提供更大力度支持,同时在薪酬、福利待遇等方面也更具吸引力。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积分:13740
帖子:2748
精华:0
期权论坛 期权论坛
发布
内容

下载期权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