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银行正式揭牌!重组后面临灵魂三问,难走出晋商银行阴影

论坛 期权论坛 期权     
期权匿名问答   2021-11-25 11:47   250   0



2021年4月28日,对于山西金融业,甚至对于整个山西省来说都是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山西银行正式揭牌开业。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三晋大地一片欢呼背后,山西银行也隐藏着一丝忧虑。一边是多名金融干部落马,另一边是新银行的火速成立,更为重要的是,山西银行行长之位至今空缺。山西银行面临金融业的“灵魂三问”:
一问、“五家归一”能否扫除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存在的“顽疾”?
二问、“五家归一”能否承担起山西金融业的重任,能否真有力支撑山西实体经济,处理好复杂的债务、信贷结构?

三问、“五家归一”能否走出晋商没落之阴影,摆脱晋商银行业绩波澜不惊,后期如果上市能否摆脱晋商银行资本市场横盘的颓势?
4月26日,银保监会山西监管局网站公布行政许可批复,同意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



来源|网络公开信息

4月28日,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揭牌开业仪式在太原举行。
山西银行揭牌开业仪式上,省委书记楼阳生出席并讲话。楼阳生满怀深情得说“希望把山西银行建设成为现代一流金融企业,为转型发展蹚新路作出新的重大贡献。”山西银行负责同志汇报了筹建情况。省银保监局、省市场监管局负责同志向山西银行颁发相关证照。


山西银行的成立或许有点仓促

2020年8月,山西省五家城商行启动改革重组,同年12月,中国债券网披露了山西银行的注册资本情况,山西省政府将发行153亿元支持城商行改革发展专项债券,通过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注入到新城商行,用以补充新城商行资本金。再到今年4月28日,从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到正式揭牌不到十个月。
一边是多名金融干部落马,一边是新银行的火速成立,这个速度快得惊人。并购重组就像一桩婚姻,从初恋-热恋-订婚-结婚需要一个过程,事情过程发展的太快,难免会有问题没想通,环节没处理妥当。
这不,山西银行的行长至今还空着呢!据批复信息显示,山西银行董事长已经落定,但行长暂时空缺。董事长为高计亮,共有三名副行长乔昱瑞、吴涛、赵富,乔昱瑞同时兼任山西银行董事会秘书,山西银行审计部门负责人为白柳艳。
“重组”并不难,难的是后期的“整合”。山西银行后期能否顺利整合有待时间验证。
山西金融圈风暴强劲,山西银行恐难肩重任

2020年山西金融圈难“渡劫”, 去年4月,公安部成立“4·16”专案组,包括4个工作组,17个小组赶赴山西,3个月后,山西省银保监局原局长、金融监管局原局长、山西省联社一二三把手悉数落马,整个山西金融圈100余人被带走问话或留置调查。
山西金融圈之所以“乱成一锅粥”,暴风眼,就来自多家民营企业老板的债务危机。
以晋城银行为例,除了大股东接连暴雷,银行体系的腐败问题也非常严重,2020年以来,晋城银行出现频繁变动,先后出现董事长、行长、副行长辞职。2020年1月8日晚间,晋城银行公告称,阎俊生因工作调动原因,请辞该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
2021年1月14日,在公开报道中“消失”半年后,57岁的晋城银行董事长贾沁林,被撤销山西省政协委员,随后因“涉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问题”,被采取留置措施。
关于山西银行业现状,有部分网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如“管理不行,领导挣得太多几百万的年薪,员工一个月2千”、“包头银行已经倒闭,希望山西不要成为第二家”。所谓“民心所向”,民心即真心。综合观之,山西银行难担重任啊!
“晋商帮”辉煌难再,会向晋商银行般横盘吗

曾有人说:“凡是有麻雀的地方,就有山西商人。”


晋商纵横商界500余年,在明清两朝发展成为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一支举足轻重的强大经济势力。然而就是这样一支利倾朝野、鼎足华夏的商帮,发展到近代却随着清王朝的消亡而走向衰败了。它的衰亡期也就是伴随着社会动荡历程而衰落的一个过程,并在此时期未能及时自身制度缺陷察觉。错过再一次发展的机遇,最终多方面因素的结果使晋商衰亡了。
观整个山西金融业上市企业凤毛麟角,银行系统里晋商银行算是勉勉强强,一系列艰难的挣扎之后总算在2019年7月份拿到上市的门票,然而,在港股上市之后,晋商银行的资本市场之路并未显得一帆风顺。从2019年7月港股上市以来至今400个交易日的时间里,该行股价一路“跌跌不休”,至今已跌逾六成。



来源|Wind资讯

在这背后,该行自上市以来,高层人事频现变动,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指标承压也为市场信心添上“阴霾”。
值得一提的是,晋商银行资产质量也承压,2017年底至2019年底,晋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4%、1.87%和1.86%。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上升0.07个百分点至1.93%,资产质量显现压力。
晋商银行作为一家上市银行部分经营指标尚且如此,更不必说山西银行。
山西银行历史包袱严重,参与合并的5家银行中,晋城银行资产规模最大,截至2020年9月末资产规模达到837亿元;晋中银行以792.54亿元的总资产规模位居第二;大同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3家银行的资产规模均在400亿元之上。这5家银行存在以下问题:
首当其冲的就是股权问题。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分析师郭妍芳表示,中小行的股权关系往往较为分散且复杂,有的还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相对应得,涉及的利益关系众多,要理清这个关系,需耗费较长时间和较大精力。
另外则是资源配置问题。多家银行合并,人员怎么安排、业务线条如何划分,资源如何调配都比较复杂。这一过程同时面临着公司治理挑战。若中小行重组后人员与管理不能有效整合,就难以实现股权结构优化、降低潜在风险、提升经营效率等目标,只是虚增规模,可能出现“1+1<2”的情况。
此前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也强调,在中小行合并过程中,警惕简单“拉郎配”风险。王信称,一些地方政府在缺乏足够财力的情况下,为了处置风险,简单化地“并大堆”,搞“拉郎配”,试图借助好的农信社来解决差的农信社的风险。
“五家归一”能否走出晋商没落之阴影,能否摆脱晋商银行业绩波澜不惊,如果后期上市能否摆脱晋商银行资本市场股价横盘的颓势?恐怕只有天知道。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大多来自市场公开信源,文中所有的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若有损失风险自负!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积分:13740
帖子:2748
精华:0
期权论坛 期权论坛
发布
内容

下载期权论坛手机APP